投資組合@27 Jan: “How January goes, so goes the year.”

納指/標普周五只升1%/0.3%,高增長股更是氣勢如虹,部份更是進入升至唔信階段,例如 TSLA 周五再升11%,一隻大市值股今個月的升幅居然達44%! 反之去年硬淨的公用股及必要性消費股卻大幅度落後升市,今年初板塊來個大執位。英文 old sayings “How January goes, so goes the year.” 基本上是正確的,今年展望可較去年順手得多,投資組合ytd 回報已達24%。但居安思危 。。。

TSLA: FSD 推動4Q earnings beat 盈利預估伸展至24年

TSLA 4Q的 non GAAP 純利41億美元,yoy/qoq增長43%/12%,優於本人及市場預期。然而,當中是出於3.2億美元的FSD (高階輔助駕駛)營業額入帳帶動。不計這個 x factor,盈利其實是稍低預期。主要落差是電動車的ASP 5.06萬美元,核心毛利率只得23.1%。至於業績會的 key takeaways, 今年盈利預測的修正,再加明年的初步盈利預測如下 ...

投資組合@12 Jan: CPI 回落未能推動美股大升 再談Tesla 減價

12 月份CPI 符合預期,yoy增6.5%/ mom 降0.1%; 核心 CPI yoy/qoq 增5.7%/0.3%。但 CPI 回落很大程度是由能源價格回落帶動。核心 CPI 的按月升幅其實是向上,尤其是 core service 部份更是mom 升0.5%。 昨天的美股的升幅不明顯,早段指數更是下跌。一方面是己在預期之內,所以buy on rumour, sell on facts ...

TSLA: 續談23年盈利預測 – what if not bear case?

我的23年盈利預測模型,主要變數在於減價幅度。我對上篇的 bear case earnings forecast,用了相當保守的平均降價假設,反映一個經濟相當差的景況,得出毛利率及 EPS (每股盈利),再估算其目標價。但TSLA 本身的營運槓桿大,利潤率對平均價格變幅很敏感。美國的勞工市場仍很強勁,失業率仍企在低位,可能最多只是溫和衰退。一旦不需要減價那麼多時,盈利預測如何呢? 此外,此篇再 review 23年盈利預測的假設 ,再看一次我是定得進取或是保守 ...

投資組合@3 Jan: TSLA 出閘脫腳及對持有者的進言

Tesla 的4Q delivery 無錯是較預期低數個%,但好歹4Q的 delivery growth 也有31%,全年的 delivery growth 有40%,絶對是見得人的數字。昨天大跌12%,稍用常識判斷又是市場 over react。昨天 TSLA 的成交量又創新高,達2.3億股。我認為有以下因素加速股價跌幅 ... 不少讀者也重注 TSLA ,心情當然不好受。我的進言是 ...

TSLA: Reset 23E earnings to bear base

我現選擇保守地以 bear case 調整23年的盈利預測。情願一次過調低 earnings forecast,price in 頗可能出現的經濟衰退的影響,到今年稍後經濟前景明朗化後留一些驚喜空間。用一個較保守的電動車毛利率假設,但同時間公司有一些 buffer 減低經濟下行影響。結論是即使 bear base, 今年的純利應該繼續有 growth,要點如下 ...

Is TSLA just another car company?

年底前在 Facebook 專頁寫到: "投資的其中成功之道,在於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東西。再往前一步,便是知道對家在想什麼,看對了什麼,又看錯/看漏了什麼。我看到睇淡的人,都有一個思考盲點/誤區。大家認為這個 fallacy of thinking 是什麼呢?" 其實我想講的是,我看到睇淡 TSLA 的投資者的理據是, TSLA 不外乎是只一間汽車公司,相對BMW, F, GM, Toyota 等的傳統車廠市盈率只得約10倍或以下,而唯獨TSLA 的PE值在幾十倍水平。所以 TSLA 是一個吹得極大的泡沬 blah blah blah。就單從造車業務看,和大家探討 Tesla 是否 just another car company?! 這首先從TSLA 獨特的經營模式講起 …

投資組合@23 Dec: 22 年回顧之 Tesla 黑天鵝

TSLA 全年下跌65%,完全是意料之外。TSLA有明確的電動車增長主題,業績持續 beat expectations及交出高增長。再加己有高利潤率及強現金流。此類別的績優股,大多數情況下能跑贏指數。即使進入熊市表現跌幅也不會偏離指數太多。TSLA 這級數的績優公司絶少會出事,但偏偏今年的 TSLA 是例外,說是黑天鵝級數也不為過。Elon Musk 收購 Twitter 對股價的傷害,是很經典一例。回顧此隻黑天鵝及總結教訓如下 ...